OK阅读网 
远大前程
Great Expectations


英文  中文  双语对照  双语交替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1 匹普与一位陌生人相遇
    
    我的教名叫菲利普,但是在我小时候,我仅会说匹普。因此,匹普就成了大家叫我的名字。我与姐姐住在埃森克斯的一个小村庄,姐姐比我大20多岁,她与村里的铁匠乔·葛吉瑞结了婚。当我还是一个婴儿时,父母就离开了人间,所以我记不得他们的一切情况,但是,我常常去离村庄大约1英里的教堂墓地,瞻仰墓碑上他们的名字。
    我的最初记忆是在十二月份一个寒冷的、天色阴沉的下午,正坐在那个教堂墓地的一块墓石上。看到的是被那黑色泰晤士河分割成的一片黑压压的沼泽荒地,听到的是从远处大海刮来的嗖嗖呼啸声。
    “别出声!”一个凶恶的声音大喊起来,这时,从墓地里窜出一个人来,一把抓住我,“安静点,不然我割断你的喉咙!”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灰色衣服,腿上拴着一副脚镣。他的衣服湿淋淋的并且破烂不堪,看上去筋疲力尽、饥寒交迫、十分凶残的样子,在我一生中从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人。
    “噢!先生,不要杀我!”我害怕地乞求着。
    “小子,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快点!”他仍然抓着我说,‘’指给我`看你住在哪儿!”
    “先生,我叫匹普,我住在那边的村庄里。”
    他抓起我,又把我按倒在地。我的口袋里除了一块剩面包则一无所有,他狼吞虎咽地吃下两口,又把我放回墓石上。
    “那么,你的爸爸妈妈在哪儿?”他问道。
    “先生,在那儿,”我指着那里的坟墓回答。
    当他看到我所指的地方时,“什么!”他叫起来拔腿就跑。“噢!”他说,“我明白了,他们已经死了。嘿,你跟谁一起生活?但是,我是否让你活着还没决定。”
    “和我姐姐在一起,先生,铁匠乔·葛吉瑞的妻子。”
    “你说,铁匠?”他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腿,然后抱住我,用凶狠的眼光盯着我的双眼。
    “你看这儿,给我带把锉子来,你知道什么是锉吗?再给我弄点吃的,如果你办不到,或者把我的情况告诉别人,我会挖出你的心脏来。”
    “我保证会做到的,先生。”我回答说。我非常害怕,整个身体在颤抖。
    “你明白,”他不高兴地冷笑着继续说,“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人,是我的朋友,他烤过小孩的心脏并把它们吃掉。不管你在哪儿,他都会找到你并吃掉你的心脏。所以,明天一大早,把带来的锉和食物送到那边的木制遮蔽体前。如果你要活命的话,那么,记住你的诺言!”
    我注视着他转过身去,脚镣悬挂在笨拙的腿上。踉踉跄跄地穿过沼泽地,这时我拼命地往家跑。
    我的姐姐,乔·葛吉瑞夫人。事实上,她以“亲手”把我带大感到很自豪,没有人给我解释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她有十分厉害、粗糙有力的手,随便用在她的丈夫及我的身上,我想像乔和我都是这样被“亲手抚养”的。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长得瘦高条,黑色的头发和眼睛,一副赤红的面孔。她确实觉得乔和我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常常为这些发牢骚。相反,乔是一个和蔼、心地善良的人。长有金色的头发和浅蓝色的眼睛,老老实实地听从她的训斥。
    因为我和乔都处于被乔夫人责骂的地位,我们俩是好朋友,乔随时都在保护我免遭她的怒斥。所以,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厨房时,他给了我一个友好的忠告:“她正在外面找你,匹普!她还拿了条棍子!”这条棍子过去常用来敲打我,它现在是非常光滑了。
    正在这时,乔夫人闯了进来。
    “到哪里去了,你这个小淘气鬼?”她大叫着,我跳着躲到乔的背后,以避开她棍子的毒打。
    “只去了教堂墓地,”我小声嘟囔着,接着哭了起来。
    “教堂墓地!如果不是我照顾你,你早就和我们的父母被埋在教堂墓地里了。有一天你会把我送到坟墓去!现在,我给你们准备晚餐,你们俩!”
    晚上休息时,我其它的事情都不想,只考虑沼泽地里那个陌生人。有时,当风在房屋周围掠过时,我想自己听到外面他的声音,还想起吞吃小孩子心脏的那个可怕的年轻人。
    我刚要睡觉,我们听到从沼泽地传来的一阵枪声。“乔,那枪声是干什么的?”我问道。
    “噢!”乔说,“又有一个囚犯逃走了,昨晚上有一个囚犯逃跑了。当有囚犯逃跑时,他们总是要开火”。
    “向谁开的枪?”我问道,乔摇摇头警告我。
    “问得太多了,”我的姐姐皱着眉头说,“你要是知道关在船上监狱的那些人,就明白向谁开枪了。”
    “我想知道谁被关在船上监狱里,为什么他们被关在那里?”我追问道,通常,我非常想知道这类问题的答案。
    对于乔夫人来说,这是问得太多了,“听着,我的孩子,我不让你跌入绝望和死亡的深渊!在那条河里有一些船专门用其当监狱,小偷和杀人犯被关在那些船上监狱里,有时他们在那里要呆上很多年。而且,他们通常在他们犯罪开始的时候总是会提出许多为什么!喂,睡觉去!”
    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在想要吃我心脏的那个凶恶的年轻人,在想带着脚镣的那个凶狠的人,在想我那可怕的姐姐,马上就会发现我偷了她的食物。外面的天空透过窗户刚出现朦朦的亮,我就起了床,悄悄地下了楼进了厨房。我偷了一些面包、黄油和一大块肉饼。因为,为过圣诞节准备了许多吃的,希望没有人会发现少了东西。我没敢拿整瓶的白兰地酒,而是倒了一些盛在小瓶里带上了。然后,我用自己认为是盛水的大褐色瓶子里的水把白兰地瓶子倒满。我从乔的工具盒里拿了一把锉,随之跑出了家门,直奔黑压压的沼泽地。
    大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我对去遮蔽体的路了如指掌,但这次几乎是迷了路。我接近遮蔽体时,看见一个人坐在地上,几乎睡着了。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他一跃而起。他不是我遇见的那个人!他也穿着灰布衣服,腿上也戴着一副脚镣。他逃跑到浓雾之中。
    “就是那个年轻人!”我想,心里很害怕。
    当我到达那个遮蔽体时,找到了第一个囚犯。他看上去饥寒交迫,我为他感到很内疚。他好像恶狼一样,抖抖嗦嗦地往嘴里填着食物,喝着白兰地。
    “你保证你没告诉任何人?没有带任何人来吧?”
    “没有,先生,你吃得这么有滋味,我真高兴,先生。”
    “谢谢你,我的孩子。你给一个穷苦人办了一件好事。”
    “我很害怕,没有留点吃的给他。”
    “他?谁呀?”我的朋友停下吃了半截的东西问道。
    “就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小伙子。”
    “噢,他吗!”他讥笑着说,“他是不吃东西的。”
    “我看他的样子很饿,”我回答说。
    他十分惊讶的盯着我,“看样子?什么时候?”
    “刚才,在那边儿。我发现他正在打瞌睡,开始我还认为是你呢。他穿的衣服和您一样,还有……”我犹豫了一下,用这种文雅的表达方式,“……他有一个同样的理由,要借一把锉。”
    “而且,我昨晚听到了他们的枪声!你知道,孩子,当你在晚上独自一人在沼泽地里,你想想,所有形形色色的东西,尖叫声,枪击声,士兵们向前挺进!指给我这个人去的路,我会找到他,结束他的性命!打烂他的脸!先给我锉。”
    他再一次发怒,我现在很怕他。
    “对不起,我现在该回家了,”我说,他似乎没听到,他头冲着膝盖,像一个疯子一样,正往下锉脚镣。因此,我趁机溜走,回家的半路上我在浓雾中停住了脚步,听听声音,我仍然能听到锉脚镣的声音。
    

目录  下一章

OK阅读网 版权所有(C)2017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