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阅读网 
织工马南
Silas Marner


英文  中文  双语对照  双语交替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1 马南的过去和现在
    
    在19世纪初的英国,人们经常在乡村小路上看到一些小个子男人,扛着沉沉的大袋子,样子很古怪。他们是织布匠,在把织好的亚麻布送给乡下妇女。和健壮的乡下人不同,织工们身材瘦小而且脸色苍白,神情疲惫,曲背弯腰。由于用眼过度,他们中许多人眼睛都有些近视。在乡下人眼里,这些织布匠几乎算得上怪异,而且很吓人。乡下人疑惑不解: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是魔鬼派他们来的吗?他们的父母是谁呢?一个你不了解他父母的人,你怎么能信任呢?乡下人常常怀疑所有的陌生人和旅客。他们也怀疑那些聪明的人,那些会干一些乡下人自己不会做的事的人。因为这个原因,这些从城市搬到乡下干活、居住的织工终生都会被邻居认为是怪人.并因而感到很孤独。
    西拉斯就是这些织工中的一个。他住在靠近瑞福洛村的一间小草屋里,每天在小屋里的织布机上干活。瑞福洛村的孩子们以前从没有听到过织布机的声音,所以经常到他的小屋来扒窗户偷看。如果西拉斯发觉了,就会把近视眼从织布机上抬起来盯着孩子们。他的眼光中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孩子们马上惊叫着四散跑开。村里人有些怕他,因为大家相信西拉斯有着近乎魔鬼的力量,如果愿意他可以用来伤害他们。瑞福洛是一个很气派的村庄,有着很好的老式教堂和大片的农田。但由于离最近的邻村也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很少有陌生人来,所以村里人的思想非常落后。
    西拉斯·马南是15年前到瑞福洛来的,那时他还是一个小伙子。他和他的生活方式对瑞福洛的村民来说是那么神秘。他长时间在织布机上工作,没有朋友和客人。除非为了工作的事,他从不和邻居说话,也从不看一眼瑞福洛村的女孩子们。“有谁愿意嫁给他?”姑娘们互相开玩笑,“有谁愿意嫁给这个苍白得吓人,长着一双虫子一样眼睛的人?好像死人刚活过来一样!谁也不会愿意!”
    一个村民目睹过一件怪事。一天晚上,他发现西拉斯在一个门口歇着,眼睛睁着但目光呆滞,身体又凉又硬,就像一个死人。过了一会儿,西拉斯看上去醒了过来,说了一句“晚安”,然后就离开了。
    当村里人议论这件事的时候,有的人认为西拉斯是病了,但有的人,像教堂的执事麦西先生,拒绝接受这种医学的解释。
    “不,那个织布匠不是病了,”麦西老先生有把握地摇着头说,“如果病了,他会倒下,对吧?我觉得他的灵魂有时会离开他的身体,所以他才会看起来那么奇怪。他不上教堂,对吧?而且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医疗的事?你们都记得吧,医生都没办法,他却能让萨莉·奥茨好过一点。相信我,他那是妖术!”
    然而不管怎样,主妇们需要西拉斯为她们织亚麻布,他的货无可挑剔。时间一年年过去,可人们对西拉斯的看法从来没有改变。15年后,人们仍在议论着同样的事,只不过更相信这些事了。同时他们还说西拉斯来瑞福洛以后已积攒了一笔可观的财富。
    西拉斯是从瑞福洛北面的一个大镇子来的,在那里他过着与现在完全不同的生活。作为众多织工中的一个,他很平常,而且他属于一个活跃的宗教组织。教友们每个礼拜日都在日光街的小教堂集会。在一次集会中,西拉斯突然失去了知觉,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听不到也看不到,长达一个多小时。这次经历使教友们觉得他很特别。
    “我们不应该认为他这种奇怪的失去知觉是疾病,”牧师帕斯通先生告诉大家,“完全不是这样。他的意识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年轻的朋友西拉斯的灵魂打开了,去接受上帝的信息。我相信是上帝选择了他。”
    西拉斯在教会最要好的朋友是威廉·戴恩,一个严肃的年轻人,有的人认为他对自己的聪明善良未免太有把握。但是西拉斯却不认为他的朋友有任何缺点,他完全信任威廉。当西拉斯与同教会的年轻女子萨拉订婚以后,威廉还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西拉斯很高兴萨拉不介意俩人的礼拜日散步有时有威廉在场。
    奇怪的是,在西拉斯发病以后,威廉却是唯一一个不同意牧师观点的人。
    “依我看不像是上帝倒像是魔鬼干的,”威廉说,“好好看看你自己,西拉斯,我的朋友,是不是有魔鬼隐藏在你的灵魂里?”
    被好朋友怀疑使西拉斯很伤心,同时,他也开始为萨拉担起心来。萨拉似乎开始显得有点不太喜欢他了。可当西拉斯问起来,她却又什么也不说。
    这个时候,一位教会的长老生了重病。因为他没有家室,教会的年轻人就轮流在晚上陪伴他。一天晚上,西拉斯独自一人陪坐在老人的床边。在黑暗而安静的屋子里,时间似乎过得很慢。突然,西拉斯意识到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已经死了。
    “奇怪!”西拉斯想,“他的身体已经凉了。他已经死了一会儿了!我怎么没有注意?我可能又犯病了。已经是早上4点了,威廉为什么还没有来换班?他说会在2点钟到的!”他跑出屋去喊大夫和牧师,然后像平时一样去工作,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威廉没有按时来换班。
    这天晚上下班以后,威廉和牧师一起来到了西拉斯的屋子。两个人都很严肃。
    “你必须马上到教堂去。”帕斯通先生说。
    “为什么?”西拉斯不太高兴地看着他们。
    “到那儿你就知道了。”这是唯一的回答。
    然后,在教堂里,西拉斯独自一人站在他以前的朋友们面前。屋里很静。牧师的手里拿着一把小刀。
    “你把这把刀放在哪儿了?”他问。
    西拉斯被这个奇怪的问题吓了一跳。“我不记得了。”
    “西拉斯,西拉斯,你必须坦白!”牧师叫道,“向我们坦白事实!你的这把刀是在死者的床旁发现的,而且教会的钱袋也不见了,我昨天还看见它在那里!”
    西拉斯半晌说不出话来。终于他说:“上帝知道我没有偷钱。去搜查我的房间吧——你们不会找到钱。我不是贼。”
    “威廉告诉我们他突然病了,不能去接你的班,所以你是昨天晚上唯一在我们死去的朋友房间的人,就是那时钱被偷了,”帕斯通先生说。“我们要搜查你的房间。”
    到了西拉斯的房间,威廉在西拉斯的床底下发现了丢失的、已经空了的钱袋。
    “西拉斯,我的朋友,”威廉喊道,“快向我们认罪吧!把你灵魂中的魔鬼赶走吧!”
    西拉斯转向这个他曾经信赖的朋友。“威廉,在我们做朋友的9年里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谎?上帝会证明事实。”
    看着威廉,西拉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脸红起来。“刀子昨晚不在我的兜里!”西拉斯颤抖地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威廉冷冷地回答。
    在日光街小教堂这个奇特的小世界里,人们不相信法律和法官。他们认为只有上帝知道事情的答案,所以他们一致同意通过抽签来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大家都跪下祈求上帝帮助查出事实真相。西拉斯和大家一同跪着,他相信上帝会证明他是诚实的。牧师从盖着的盒子里抽出一张纸的时候,屋子里一片寂静。
    “签上说是西拉斯·马南偷了钱,”他说,“西拉斯·马南,你得离开教堂。在你认罪前,我们不会再接纳你。”
    西拉斯恐怖地听着。最后他走到威廉·戴恩的面前坚定地说:“我把刀子借给你了,你知道的。你趁我发病的时候偷了钱,并以此陷害我。不过你可能永远也不会受到惩罚,因为根本没有一个保护善良惩治邪恶的上帝,只有一个说谎的上帝。”
    “朋友们,听到了吧?”威廉苦笑着说,“这就是魔鬼的声音。”
    西拉斯回到家里,第二天他在屋里呆了一整天,痛苦得不能做任何事。第三天牧师来告诉他萨拉决定取消与他的婚约。一个月后,萨拉嫁给了威廉·戴恩。再后来不久,西拉斯离开了这个镇子。
    在瑞福洛,西拉斯把自己关在小草屋里。他不愿意再去想那些痛苦的经历。他不明白为什么上帝拒绝帮助他。现在他的对上帝和朋友的信任都已经崩溃了,他已经没有足够的信心再到新的教堂去和新的朋友一起重建这种信任。从此,他要开始生活在一个黑暗的、没有爱也没有希望的世界里。
    西拉斯剩下的只有织布。他一个礼拜7天都坐在织布机前面从早到晚地工作。在城里时他挣的不多,而且大部分捐给了教会,去帮助老人、穷人和病人。但现在他挣的比以前多许多,而且也没有理由再给出去。顾客经常付给他金币,他发现自己喜欢把闪光的金币拿在手里,看它们闪亮的表面。
    小的时候,西拉斯的妈妈教过他用野花、野草制作一些简单的药材。一天,西拉斯看见鞋匠的老婆萨莉·奥茨坐在家门口,看得出她已经染上了夺去他母亲生命的那种病。西拉斯很为萨莉难受,虽然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救活她,西拉斯还是为她配了些药使她减少一些痛苦。村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说明西拉斯的神奇而可怕的力量,但是因为这种力量在萨莉身上产生了效果,人们开始纷纷找上门来请西拉斯给自己诊病。然而西拉斯太诚实了,不愿意收了钱而把没用的药卖给别人。他知道自己没有超人的力量,于是就把人们都轰了出去。村民们认为是西拉斯不愿意帮助大家,都很生气,于是把自己遇到的灾难和村里发生的死亡都归罪于他。因此对萨莉的善行没有帮助西拉斯在瑞福洛交到朋友。
    慢慢地,西拉斯的金币越码越高。他干活越卖力,为自己花钱就越少。他把金币每10个码成一摞,想像着它们变成一片,再变成一大片。每一枚新的金币都使他高兴,也使他更渴望得到下一枚金币。他的金币成了一种爱好,一种喜悦,一个活着的原因,甚至成了一种宗教。他开始认为金币是他的朋友,它们使他在小屋里不再那么寂寞。但只有在晚上,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他才有时间陪伴它们。他把它们放在织布机旁边地板下的两只袋子里。像干渴的人需要喝水一样,他每天晚上都要把它们拿出来看一看,摸一摸,数一数。金币在炉火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西拉斯爱它们当中的每一个。每当看到织布机,西拉斯都满怀爱怜地想到即将在工作中挣到的金币,并且想到今后数不清的工作的日子和将会越堆越高的金币。
    

目录  下一章

OK阅读网 版权所有(C)2017 | 联系我们